♂峰梓 No HomePageNo EmailNo ICQ

KKthe,Rainbow等各位,當時的你們真豪氣,用senan做毽子踢!峰梓可把senan當至寶,難得才能到手,還不趕快把它換成零食,比如說,Satu sen一支Es lilin,兄妹三人相讓而又輪流地傳遞着,用舌頭舔一下至舔光 (連剩下的棒條也要舔多幾下)為止,解嚵。
至於踢的毽子,是用汽水蓋
(俗稱荷蘭水蓋)連同裡面的Karet墊一起(這才夠重)用釘子打洞,再偷偷從雞毛撢子中拔幾根雞毛,儘量擠滿中孔而成。另種做法,把紙折叠剪成絲狀,中間包個街上揀來的小圓鐵板,用橡皮筋(Karet)箍好,踢之哉。什麼玩具都是親手做的,那捨得花錢(也沒錢花)!現在的孩子多幸福!但少了份自製玩具的樂趣。
UC53,你又可以介紹親手做其他玩具的樂趣,與大家分享。

 
♀rainbow No HomePageNo EmailNo ICQ
用铜币作毽子是在印尼独立后,50年代的事,当时那个铜币已是无效的货币,才拿来玩的噢。在铜币还在流通时,rainbow可还没来到这个世界上呢!
2008-07-10 22:55:12 59.188.93.*   rainbow 可刪除本留言
 
♀金娘子 No HomePageNo EmailNo ICQ
時空不同感受也各異,所以說50年代拿巳無什幣值可言的銅板做毽子來踢,同40年代拿之當寶心情怎會是一樣?這實際上就有代溝的問題存在,後生仔難理解,聽老者之話猶如風過耳背,好多問題也都因此而起,究其因也可能只是小事一件哩!拿wf的鏡像訊息來分析,可能又得加上好多蛋白質的変異來說不可!這跟白頭宮女話當年情況是一樣吧,當它是古仔來聽就行了.再看看現今之後生仔,為著心頭好,雖一擲萬金也面不改色呢.[
2008-07-10 23:57:22 116.48.55.*   金娘子 可刪除本留言
☆ 2008-07-10 22:01:34 76.15.69.* ☆ 訪客回應 
 
     

     
 
 ♂峰梓 No HomePageNo EmailNo ICQ

59年屆一位朋友聊天,他沒聽說更不用說已使用過荷蘭統治時期在印尼流通的錢幣。那些錢幣在上世紀40年代末期,基本上已不再流通使用了。峰梓約在46~47年間,在雜物堆無意中找到幾個Satu sen,和兩個妹妹去買Asinan,三人席地Buaseri樹下……。那時已很少很少流通,小販竟然還接受。看來銀行只進不出,絕跡了!
流通的錢幣面值,峰梓不知道是否有大於
Seringgit的,也不知道是否有紙幣。Lima sen和以上(包括:Sepicis;Setalen;Puatun;Cetun;Seringgit) 都是銀色,是銀鑄的。其中Limasen色澤稍暗,可能因面值低,滲了些其他金屬。Segobang和以下(包括:Satusen;Sepeser)是銅鑄的。
它們都是圓的,其直徑大小與面值大小對應。

 
♂峰梓 No HomePageNo EmailNo ICQ

Seringgit的直徑真有Rainbow貼出來的圗所示1:1那麼大(可能還大少少)Cetun比現在的一元港幣稍大; PuatunCetun小約1/3; Setalen再小些; Sepicis最小,但比Sepeser稍大一點; Lima sen反而比Puatun 稍大但中間有圓孔。Segobang大於Cetun 小於SeringgitSatusenLimasen差不多,只稍稍小一點,可能小1~2mm吧,中間亦有圓孔; Sepeser 最小,比Sepicis 還要小些。
民間嬰兒袪風,
拔毛釘,就是用煮熟的雞蛋,內包純銀的ringgit再用布裹着,溫燙全身……。這點就要請教DCC中醫師了。由她闡述包管大家增長知識!
如有錯漏祈請
UC53指正補充。謝謝!

2008-07-09 05:06:28 76.15.69.*  
 
♂UC53 No HomePageNo EmailNo ICQ

峰梓兄的記憶力驚人,小的只能補充少少:
1.書寫時,荷盾用斜體的f表示,如:50盾寫作f50._ 等。
2.通常的稱謂如下:
f2.5 Ringgitan
f1 Perakan
f0.5 Tengahan
f0.25 Talenan
f0.1 Picisan
f0.05 Bolongan
f0.025 Gobangan
f0.01 Cenan
f0.005 Peseran
3.
記得在宛朗岸(Belandongan)校舍讀初中時,門口大樹下一個客家阿伯賣的炒麵、炒米粉、炒飯是半盾一盤;有的大吃同學常常叫三樣一盾,阿伯就給他一大盤。但已不記得當時用的是什麼錢。
我賣報紙時,先是用荷盾,後來又出現印尼獨立前由
解放區出的第一代印尼幣,通稱 Uang Ori,該幣不斷貶值,在班芝蘭中華戲院Gloria)門口廣場有許多人擺攤專門找換 Uang Ori 和荷盾,Uang Ori是一大捆一大捆地擺在台上。當時,那片廣場就叫流動銀行,經營者個個都叫流動銀行行長


2008-07-09 14:10:36 218.102.85.*  
 
♂kkthe No HomePageNo EmailNo ICQ

我記得小時候用中間有洞的 SATU SENAN 插上羽毛做【卷子?】玩及用GOBANGAN當 【KEROKAN】 把背或胸部括得血紅來醫治傷風感冒.

2008-07-09 15:53:45 78.48.223.*   kkthe 可刪除本留言
 
♀rainbow No HomePageNo EmailNo ICQ

刮痧用的铜币

按一下可以在新的視窗瀏覽圖片

踢毽子用的铜币

按一下可以在新的視窗瀏覽圖片

2008-07-09 16:07:33 59.188.94.*   rainbow 可刪除本留言
 
♂kkthe No HomePageNo EmailNo ICQ

謝謝 Rainbow, 幫我寫毽子和刮痧!
50
多年沒寫過, 一時想不出怎樣寫了.

2008-07-09 16:33:49 78.52.106.*   kkthe 可刪除本留言
 
♂江鳥飛 No HomePageNo EmailNo ICQ
湊下熱鬧

閱畢峰梓兄、rainbow、kkthe、相明等有關印尼早期幣值的詳盡報導,心中浮想連篇,更篤信峰梓兄小小年紀,經巳起掙錢養家之責任,所以有幸接觸那大小輕重形式不一之硬幣,對其幣值也記憶猶新;而身處相同年代之江鳥飛,斯時似乎不食人間煙火,出門上學可說多數分文想帶都沒有得袋,在當時也可以說是另類身份的像徵(那時也還沒有什麼信用卡之類呢),除了一日三餐在家享用外,它如零用錢也是時不時才有,搜索枯腸看圖識‘錢’,也只對cetun、limapicis、setalen、1picis有些印象,